咸鱼。
求勾搭。【真心话】

【Calvin×David】奇迹

我终于写完了 拖了一个月终于写完了!!!
感觉写的他们腻腻歪歪的谈恋爱
稍微有些逗比向
就是如果卡尔文没有休眠的故事
题目和文章应该没太大关联吧 随便取的
我的文笔也就那样了 随性看看吧w
————————

00.
【太空实验站 观察第23天0:02】
     “呼咻,今天观察就到这里吧,”休伸了个懒腰,有些疲惫地感叹道,“好累啊。”
        他看着实验台上的卡尔文,露出一个笑容:“好了,卡尔文,晚安。”
        卡尔文现在已经有人的巴掌大了,他摆动了一下触手,感觉是在和休告别。
        休露出一个微笑,他已经在门边准备退出实验室了。

01.
      “……噢,等下,”休突然顿住了身,他返回去,有些懊恼地抱怨着,“忘了检查实验设备了。”
        休飘在空中仔细地查看着实验设备:“嘿!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个!”
        他将气闸拧紧,再三检查后没问题之后松了口:“幸好我检查了,不然出现什么大问题的话就遭了。”
      “那么,卡尔文,这次是真的晚安了。”休挥挥手,退出来实验室,门牢牢地关上了,灯也随之熄灭,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平静。
        嗯,平静。
        没有发生什么培养箱大气环境突变导致卡尔文进入休眠状态;也没有什么休为了让卡尔文快点醒来用电刺激它,使卡尔文认为是威胁到它的生命而将休的手碾碎,后来还将队员们一个一个杀掉;更没有什么大卫带着卡尔文进入逃生舱想要飞向外太空结果被卡尔文控制方向与米兰达的逃生舱相撞,结果飞向外太空的成了米兰达,而大卫和卡尔文一起来到了地球。
以上状况都是不存在的。
        所以,休·德里绝对不会知道,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拯救了整个地球。

02.
        最近大卫总感觉有人在看他,用十分炙热的目光。
        大卫正和同伴站在实验室外面,如往常一样看着在培养箱里活动的卡尔文。在他感到有人看着他的同时,他也在悄悄地用余光观察着周围。
        好吧,没有人在看他,难道是错觉?大卫有些疑惑,他重新看向卡尔文,卡尔文正在培养箱里蹦跶着,不断摆动着触手想要吸引某人的注意。
大卫看着卡尔文的触手,总感觉那些触手想要伸过来的方向是他这边。大卫不由自主地偏过视线,转身想要偷偷地退出人群,他现在内心有些慌乱。
        休的声音在他身后传出:“噢,小东西,你可真活泼……卡尔文?卡尔文?!你怎么突然蔫了?!”
        大卫猛的转过头看向卡尔文,然后他成功地欣赏到卡尔文由悲到喜,突然兴奋的情景。
        于是他的内心更慌张了。

03.
        米兰达帮大卫检查健康状况,她又一次皱起眉头:“你真该回到地球休息一下,你身体受到的辐射太多了。说真的,你再在太空待下去的话,你说不定哪天就变异了。”
        大卫露出一个微笑:“说不定我变异之后就有什么异能超能力之类的东西。”
      “是!白日做梦!”米兰达翻了个白眼,“指不定你的超能力是吸引外星生物,然后我只要带着你出去遛一遛就一大堆外星生物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到时候你可就是科学家的宝了。”
        米兰达的笑话挺好笑的,但大卫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真的假的……?真有这种超能力……?”
      “当然没有,我随便编的,”米兰达有些担心地看着大卫发白的嘴唇,“没事吧?”
        大卫深吸一口气:“米兰达,我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觉得……”大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卡尔文看上我了。”

04.
     “哈?”米兰达目瞪口呆,纵然是一向冷静的她也感觉大脑受到了冲击,“真的假的?”
        大卫把最近的事情一并告诉米兰达:“所以你真不觉得这里有毛病吗?”
     “你是不是……”米兰达在找一个较妥当的词,“太敏感了?”
     “呃……不是吧……”大卫自己有些不确定了。
     “好吧,”米兰达是行动派,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去实验室。”
        一听到这话,大卫便以惊恐的目光看向米兰达。
        米兰达有些好笑地说:“我们只是去看看卡尔文,不是把你抓去研究。”
大卫明显松了口气。

05.
     “休!大卫说他太喜欢卡尔文了,再不摸摸它就要死了!”
       大卫:“???!”

06.
      卡尔文学习能力很快,它现在已经可以分辨他们的脸,记住他们的名字,比如平常观察它的是休·德里,一直以一种审视目光看着它的是米兰达,扎小辫的是村上秀,短发女指挥官是戈洛·吉娜,长得像死侍的是罗里·亚当斯……嗯?死侍是谁?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它最最最喜欢的——大卫 。
       大卫正在休的指导下通过手套触摸卡尔文,他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卡尔文有些忍俊不禁,于是它主动地爬到大卫的手上。
        大卫、大卫,卡尔文在心中默念着他的名字,轻轻地蹭着大卫的手背,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07.
       卡尔文突然爬到他的手上时,大卫下意识想把手收回来,然而当他发现卡尔文是在抚摸他的手时,他心底泛起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卡尔文的触感和温度透过手套传递过来,光滑的外表,隐隐乍现的鳞片,冰凉却又有一丝温暖的体温,这些的一切,都十分细腻地传递过来。
        他能感觉到它隐约的鳞片,他能感觉到它皮肤的温度,他能感觉到它心脏的跳动,他能感觉到它内心深处浓烈的情感……
      “操。”大卫低声骂了一句,耳朵染上了红晕。

08.
        卡尔文长得越来越大了,原来那个培养箱已经不够大了,这是他们都没想到的。
        本来按规定是不可以将卡尔文放出培养箱的,但看到卡尔文可怜巴巴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休又于心不忍了。
      “你说要把卡尔文的活动范围扩大到实验室?!”米兰达十分反对这个提议,“不行!我反对!这太危险了!”
      “但是现在这样实验就陷入了僵局,别说是观察了,现在连动手摸摸它都做不到!”休不满地反驳道。
        米兰达沉思,姑且不听休的后一句话,现在实验的确是陷入了僵局,这样他们本来的目的达到不了。
      “况且大卫在卡尔文身边时它可听话了!”
        米兰达看向正蹲在培养箱边的大卫,大卫正用手指在玻璃上画圈圈,而卡尔文盯着大卫的手指随之摇头晃脑,然后就撞到了墙。
      “天……”米兰达扶额,她真的觉得自己对此无话可说,“好吧,我和指挥官商量一下。”
      “卡尔文,卡尔文,你很快就可以出来了。”大卫轻声对卡尔文说道。
        真好,这样很快就可以真正接触到你了。

09.
     “指挥官已经同意了,明天就可以将卡尔文放出来,但是!”米兰达严肃地警告休,“给我穿上宇航服进去!”
     “啥?!你在开玩笑?!宇航服是用在这个地方的吗?!”休不满地叫嚷着。
        米兰达神情认真:“宇航服足够厚,足够保护你!你还不知道卡尔文是不是无害的,你怎么能不做点保护措施!”
      “但是……”休还是想反驳。
      “没有但是,要么别放出来,要么给我穿上宇航服进去。”米兰达态度很强硬,休嘟囔一句就走了,看来接受了这个要求。
      “大卫,过来一下,”米兰达挥手叫刚刚进过的大卫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大卫疑惑地看向她。
     “你以后不要进实验室了。”

10.
     “现在卡尔文的活动范围已经扩大到了实验室,但我们还不知道它是不是毫无危险的,两个人都进去太危险了。”
     “抱歉,但我们必须要保证不必要的伤害,如果卡尔文并不是像它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如果它拥有能够将太空站里的所有人全部毁灭的能力……”
     “我们对它,根本一无所知。”

11.
        大卫在卡尔文被放出来之前去看了它一次。
     “卡尔文,你很快就能出来了,”大卫将手放在培养箱的玻璃上,看着卡尔文想要蹭蹭的样子笑出了声,“到时候你就可以在这里飞来飞去了。”
      “你知道吧?失重现象,就是你可以飘起来,”大卫轻轻地飘起来,转了一圈,“很有趣的。”
      “你还可以透过窗户看外面的景色,或许你可以找找你原本住的地方,当然也可以看看其他的星球,都很漂亮不是吗?”
        大卫絮絮叨叨讲了一大堆,沉默了下来:“……再见,星星。”
     “再见,月亮。”
     “再见,空气。”
     “再见,不在这的人。”
     “我一直都觉得这首诗太绝望、太孤独了,”大卫闭上眼,将额头抵在玻璃上,“一个人生活在这太空里,与他所拥有的一切告别,没有人看着他,没有人陪着他,孤独无助。”
      “生活在太空里,或许你开始会对周围一起感到新奇,但一天一天过去,孤独会逐渐包围住你,深深嵌入骨子里。”
        大卫露出微笑,轻声囔说:“我早就习惯了……只是我没有想到……”
        这个宇宙,还有你。

12.
      “到时候你出来了,不许惹事,要乖乖听休的话,不要到处乱跑,不要一心想冲出实验室蹭蹭我,不要发脾气,不要……”大卫像个老妈子一样唠叨着卡尔文,看着卡尔文头晕脑胀的样子无奈住了嘴。
      “……我以后可能不能进实验室了,嗯……也就是说不能摸摸你了,但没关系!休会把我的份好好摸你个遍的!呃……不要那么低落嘛……也不许闹脾气!”
        大卫废了好一番劲才让卡尔文静下来,看着耷拉着触手的卡尔文终究叹了口气:“乖乖听话,不然我真的会生气的。”

13.
        卡尔文一开始想要大闹一场来表明自己的不满,但它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
        它只是静静地飘在实验室,透过玻璃看着站在外面的大卫,他们之间看起来只是隔了层玻璃,但实际上是隔了一个物种。
        卡尔文盯着大卫,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他的名字。
         ——David.

14.
      “卡尔文……?”大卫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休!你刚刚有听到吗?!”
      “啥?”休刚刚忙于调试实验器材,什么也没有听到,当然还有厚重的宇航服的隔音。
      “卡尔文刚刚说话了!”
      “What?!!!!”休慌忙停下手中动作,将面罩打开,他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他们俩屏息凝神,不敢喘口大气,生怕错过了什么。
      “D...Da...”卡尔文断断续续地发出几个破碎的音节。
        休感到一阵欣喜涌上心头,不仅仅是因为卡尔文居然说话了,而且它还要叫他……
        ——Dad!
      “David!”
        卡尔文说出来了大卫的名字,然后它像是一个刚刚学会说话的孩子,对自己发出的言语感到新奇与兴奋,它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两个音节。
      “David,David,David!Da——David!!!!”

15.
      “老实说,我以为它会叫我Dad的,”休小小地失落了一下,但作为科学家,他是感到狂喜的,“但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所以呢?说重点。”米兰达扶额,休已经吵了一个小时了。
        休这时又有些磕磕巴巴了:“就是……就是,你看,卡尔文本应该是没有声带的,根本不可能说出清晰的音节,但它现在已经说出了大卫的名字!……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卡尔文正是因为大卫,就是因为大卫,才进化了!”
      “你觉得可能吗?一个外星生物,因为爱上了一个人类,就可以让自己进化?!”米兰达觉得难以理解,这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
     “所以说,这才是奇迹啊,”休点点头,“你说我们对它一无所知,但如果我们不尝试去了解它,不尝试去相信它,那我们也只会是永远一无所知了。”
     “你偷听了我和大卫的谈话?”
     “额……是的,但是我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
        米兰达不说话了,她知道自己一直都对卡尔文有偏见,所以总是怀疑卡尔文……也许这次真的是她错了。
     “随便了!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不管大卫进不进实验室,你们穿不穿宇航服什么之类的,老娘都撒手不管了!”米兰达故作生气说到。
      “所以说你答应了!”了解米兰达性格的休知道这是米兰达妥协的表现,他感到十分欣喜,“那真是太好了!但是我想问问……”
      “就是你刚刚说的,卡尔文爱上了大卫是什么意思啊?”
      “……”米兰达翻了个白眼,扭头就走,“你就当我那句话像放了个屁,让它散了吧!”

16.
       大卫居然和卡尔文在玩躲避球,还是太空版!天知道他们从哪里翻出来的皮球?米兰达无奈地正玩得嗨皮的卡尔文和大卫,算了,他们开心就好。
       自大卫可以和卡尔文一起玩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研究进展增长得意外快,米兰达也开始对卡尔文产生了丝丝好感。
       是吧,看着卡尔文在大卫身边飞来飞去的样子还是有些可爱的,还有它趴在大卫肩上不断叫David得样子也怪萌的,还有它和大卫……为什么我要看他们秀恩爱???!要瞎。米兰达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会以为在太空就没有什么辣眼的东西而不带墨镜过来了。
        米兰达看着他们,摇摇头转身离开了。

17.
        然而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如果米兰达再晚一点才将它放出来,或者根本不放卡尔文的话,它就打算冲出实验室,将大卫以外的人全部都杀了,哪怕大卫对它感到愤怒。
       没关系,就算大卫对它感到厌恶,它也会强迫他……
但是这一切都没发生,大卫最后还是到了它的身边。卡尔文趴在大卫的肩上,蹭蹭他的后颈,发出一声轻叹。
      “David.”

评论(6)
热度(63)
  1. 彼岸花开√eight 转载了此文字
© √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