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

【移动迷宫/Newtmas】Awaken From A Dream(梦中苏醒) 01

配对:Newt\Thomas

斜线有意义

Summary:Newt没有死,但他失去了所有关于迷宫的记忆,并且陷入了梦境中没有醒来,Thomas必须要通过唤回Newt记忆的方式才能让他们俩离开,然而梦中的世界正在发生无法预料的变化……


PS:作者废话很多 描写粗糙 

有很多脸红Thomas 微黑化Newt

Chapter 01.

       Newt有时候会想自己的生活是不是太无趣了一点——上课、吃饭、写上课、回家、吃饭、写报告、睡觉,好了,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空闲时间是有的,但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参加什么社团,或是去朋友家一起开party,或者是……

       好吧好吧,Newt承认,他并没有要好的朋友。之前还是有人会邀请他一起的,他优秀的相貌总是能引起别人的好感。

       “抱歉,”Newt有些为难地笑笑,“我还有事,下次吧。”Newt总是这样回他们,下次吧,下次吧。其实Newt知道这只是个借口,他每天都闲得很!他看着其他人成群结队的情景,小小地叹口气:他不是不想和别人好好相处,他只是有些本能的拒绝了。

       惶恐、背叛感……当Newt和其他人一起欢笑时,他的内心总是被这种那种情绪充斥着,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遗忘的心悸不安。是什么?到底是什么?Newt回顾了他简单的过去,只要是关于朋友的一切,就像是一本没有索引的书怎么翻都翻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只有几个朦朦胧胧的感觉在困扰着自己。


       好吧,我可能这辈子都交不到好朋友了。Newt最终沮丧地得出了这个结论,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些神游在外——他真的从来没有交过朋友吗?其实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的记忆之中,有个模糊不清的身影,记忆中Newt一直跟随他,看着他,想要摸他那乱糟糟的黑发,想要赶上他,触碰他,想要看清他到底长什么样……是谁啊?到底是谁啊?Newt眯起眼,那身影却是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遥远。追不上、追不上、追不上,Newt想要加快脚步……

       “Newt!!!你不要命了??!!!”惊呼声让Newt突然回过神来,呼啸而过的汽车把他惊出一身冷汗。他转过身想要向那个人道谢,话语却哽在了嘴边,他怔怔地看着那个和记忆中有着相同黑发的男孩。

Newt明明没有见过他的样貌,但是他就是知道,眼前这个有着一双焦糖色湿漉漉的眼睛,抿着略显苍白的嘴唇,看起来一副要哭表情的男孩……

       ——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人。


      Newt和男孩无言地坐在凳子上,只有电视里传出的脱口秀有些生硬的笑声。

      感受到凝滞的气氛,Newt有些慌乱,虽然顺势把男孩请到他家,但实际上他们也没有多熟悉。

      “Thomas,我的名字,”男孩先开了口,冲Newt露出了一个微笑,眼睛还是红红的,“对不起啊,我的情绪刚刚没有缓过来。”

      Newt也回以一个微笑表示没关系,他迫切想知道问题的答案:“Newt,但你好像已经知道了?我们以前认识吗?”

      Thomas重重地点头,如机关枪巴拉巴拉就说起来:“认识啊!同生共死的伙伴!我们一起生活,一起逃跑,一起穿过沙漠,一起闯过实验部……”

      “停停停!”Newt打住了Thomas的话,他露出个苦笑,“你不是随便从哪找来的小说片段说出来的吧?”

      “不是!才不是……”Thomas急着反驳却看见Newt脸上的茫然,声音便渐渐降了下去,最后只是在小声嘟囔着什么。

      Newt并没有听清Thomas后面的话,但是他看见Thomas耷拉着头的样子心里却莫名的有些空,像是很重要的东西被忘记了。嘿!你看看你!明明Thomas说我们是同生共死的伙伴你却什么都不记得!中间肯定有什么错了!

      ……没错,什么错了。像是谁的低语一直回荡在Newt耳边,Newt不断地想着:错了、错了、错了,到底哪里错了?我的记忆出错了?我出错了?我出错……了?

      “嘿,Newt,你没事吧?”Thomas拍拍Newt的肩,眼中满是忧虑:“想不起来就先别不想了,休息一下。”

      Newt抬起头,看向Thomas:“Thomas?”

      “嗯。”

      “你会离开这吗?”

      “当然不会。”Thomas回视着Newt,露出个令人安心的微笑。

      听到Thomas的话,Newt突然释然了什么。他眨眨眼,带着点无奈地笑着说:“所以说你今天要住在我家?鉴于我不记得我们之间过去的种种,我们属于今天才刚刚认识的稍微比陌生人熟一点的朋友哦,我可不会同意让你和我睡同一张床的。”

      Thomas懵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有些窘迫地红了脸,慌忙摆摆手:“我……我睡沙发就好了!沙发就很好了!”

      “真的?真的不想和我一起睡吗?”Newt难得的起了玩心,看着Thomas不知所措的样子轻笑两声,“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很不情愿啊。”

      “Newt!”Thomas佯装恼羞地追打着Newt,Newt则是笑嘻嘻地逃跑,男孩们的孩子气在这刻全出来了,你追我赶得不亦乐乎。


      或许我很快就可以想起来了,Newt睡觉时这样想到。Thomas说的没错,他们之前肯定是有着极深羁绊的伙伴,他是和Thomas相处是自然随意的,发自内心对他有一种信任,亲近。

      ……还有呢?Newt迷迷糊糊睡去之际,低语声又萦绕在他耳边。

      除此之外,还有哪种情感呢?


      Thomas在确定Newt睡着以后,走到了一个离Newt最远的地方掏出来了一个小型对讲机:“Teresa,Newt现在状况怎么样?”

      “除了在你刚遇见他和拍他肩那段时间情绪波动较大以外,其他时候都很平稳,”Teresa的声音透过对讲机清晰地传来,“不过明显的,他现在什么也没想起来。”

      “哈……没办法,他那时的状态实在是太不对了,我担心出什么事还是打断了他。”当时Thomas看到Newt那时深邃空洞的眼神本能地有些发慌——快打断他!他经过重重危险历练的直觉在脑中叫嚣着。

      Teresa像是在那边记录着什么,纸笔摩擦的沙沙声也传了过来:“正常现象,耀斑病毒把人弄成了到处咬人的疯子,血清虽然清除了Newt体内的病毒,但他毕竟注射时已经是末期,病毒可能影响了他的想法,像是遗忘记忆,或是变得更加狂暴……”说到这Teresa停顿了一下,“总之你小心为妙,做好软萌Newt突然暴起揍你一顿的准备吧。”

      “嘿!Newt才不会这样!”Thomas有些不自觉地提高音量,意识到后又马上噤了声,他偷偷向Newt房间瞥了眼,确定Newt的确没听见便气呼呼地对Teresa说:“你差点害死我了!”

      “呵,蠢死了,”Teresa嘲讽地笑一声,Thomas都可以想象她在翻白眼的样子,“我开始担心你可不可以完成任务了,现在我们谁都帮不了你,你进去时应该有这个觉悟吧。”

      “我一定会带回Newt的。”Thomas坚定地说到。

      “希望如此吧,”Teresa叹了口气,“虽然理论上来说Newt记起全部事情的时候就可以醒来,但我们现在还不太清楚他脑中构造出的这个空间是怎么回事,会有什么变量……”

      Teresa有些不安地说:“如果事情不对的时候你就脱出吧,不要被关在里面了,”她没有等Thomas反驳,“我们不能再失去你了。”

      “……你知道我不会抛弃Newt的,”Thomas沉默了一下后,笑着安慰Teresa,“再说会出什么事呢,我就陪在Newt身边。”

      “尽力而为,”Teresa就知道Thomas会这么说,“不早了,你睡觉吧,有情况通知你,我们都在这边看着呢。”

      “谢啦。”Thomas将对讲机揣回了兜里,他躺在沙发上,看着自己左手上几乎要贯穿整个手掌的狰狞伤疤发呆:距那天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月,Newt昏迷不醒的时间也持续了这么久。


      Newt和Thomas搏斗的时候他没有自杀成功,他被带了回来,状态也和其他狂客不一样,就是一直坐在角落里,低垂着头,多数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

      “那是因为他作为人的意识在反抗病毒带来的混乱吧,这时候狂客几乎会没有什么反应,”Teresa将昏睡过去的Newt固定在床上,一边调制血清一边像是有些感叹地说,“真是不可思议,实验部里也有部分狂客会试着抵抗病毒,但从来没有人会像他这么久。”

她给Newt注射了血清,Newt脸上的深紫色的血痕渐渐消退:“应该可以了,正常来说如果他醒过来病毒的影响就消失了。”

      “谢谢你,Teresa。”Thomas躺在另一张床上,看着Teresa过来给他的左手打上麻药。

      Teresa挑挑眉,嘴角提起:“你可是要拯救世界的人,当然要好好照顾你了,”她准备好手术用具,准备帮Thomas缝针,但看到那道像要切断手掌的伤口还是皱了皱眉,“真的不全身麻醉吗?睡一觉起来什么都弄好了,我猜看着自己皮肤被针穿过的感觉可不好。”

      Thomas看向Newt,又瞄了瞄自己惨不忍睹的左手,接着再看回Newt:“我想看着Newt醒来。”

      “喔,那你就忍住吧。”Teresa嫌弃地看向Thomas,手上便是毫不犹豫地把针扎下去,丝毫不顾Thomas的抱怨,她现在只想赶紧缝完收工不要做发光灯泡。

      “我去隔壁了,关于镇压暴民还有血清实验巴拉巴拉,想到就感觉很麻烦!”Teresa确定Thomas左手已经没什么大碍后,把桌上的实验报告简单收拾了下,起身准备离开,“你现在身体状况不好,休息几天再开始考虑抽血制血清。你有事就来找我,但你最好没有事!”她突然表情凶狠,离开时踏着高跟鞋听着声音像是要把鞋跟踩断,“现在我的事情已经多到烦死了!”

      Thomas无奈地看着Teresa离开,随后做到了Newt的身边。Newt睡着时格外可爱,金色卷发耷拉在额前,时不时小小地抽下鼻子,娃娃脸的他像是做了什么噩梦,眉头一直紧锁着。到底梦到了什么呢?Thomas抚上Newt的眉毛,不由自主地更加凑近他,他想:这样子皱眉不好看……没关系的,Newt,不要难过,不要害怕,我在这,我在这,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Thomas……?”Newt突然张开了眼睛,睫毛呼扇呼扇,用带着鼻音的声音询问着,像是还没有明白现在的情况——Thomas和他鼻尖已经挨在了一起,焦糖色的眼睛中清晰地映照着他自己的样子……

      “!!!!”Thomas慌忙起身解释,“没有!我只是……!”Newt扯住Thomas的衣领,他的手意外的有力,Thomas为了不压到Newt,用手腕撑在了床旁边,他们之间的距离几乎为零,Thomas能感到Newt灼热的气息轻吐在他的嘴唇上:“N……Newt?”

      “Thomas,”Newt的眼神没有焦距的,他像是无意识地低语,“对不起……”

      还没等Thomas反应过来,Newt已经闭上了眼睛,就像是普通犯困小憩一下,如果没有在那一瞬疯狂响起的心电图发出警告的刺耳鸣叫的话。

      “Shit!Shit!他妈的发生了什么??!!!”Thomas看着心电图上不断闪着红光波动极大的起伏顿时乱了阵脚,“Teresa!Teresa!”


      Teresa看着经一阵急救后逐渐平静下来的Newt,沉默了许久最终说出了她的猜想:“Newt不想醒来。”

      “我不明白,”Thomas坐在Newt身边,神情憔悴,他不断蹂躏着自己的头发,“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想醒来?”

      这世界已经一团糟了,回来也是受苦,选择沉睡也是个好选择。Teresa有些自嘲地想,虽然Thomas答应和实验部合作了,完成了研制出血清这最重要的一环,但最困难的是如何将血清传播出去?她曾思考过若是那些缺手断腿的狂客恢复成正常人,他们要怎么生活下去?博士听到她疑问的时候沉默了许久,最终轻叹:“我们拯救不了全部人。”或许我们也拯救不了Newt,这个念头突然在Teresa心底闪过,但她也知道——Thomas不会放弃的。所以Teresa没有回答Thomas的问题,她只是告诉Thomas:“我们会找到方法让Newt回来的。”


      实验部总是神通广大,他们在了解情况之后也是积极投入了帮助Thomas的行列,竟是在半个月后找到了办法。

      “Newt现在一直保持沉睡,但是,经我们研究,”Teresa作为代表人发表这他们最终的研究报告,她将结果投影出来,“我们发现Newt的大脑处于一种极其活跃的状态,尽管听起来就像某些游戏一样,Newt现在在他的意识里创造出了个世界——一个没有病毒、没有遭到任何破坏的世界,他……呃、被困在里面了,”她本想说Newt在里面不想醒来的,“而观察后发现,Newt并没有任何关于现实世界的记忆,他正在那个和平世界幸福地生活着呢。他没有意识到他并不处在现实世界,所以也自然没有醒来——”

      Thomas提出了疑问:“所以说我们只要能唤起Newt的记忆,他就能回来了?”

      “这么讲也倒是没有问题,但最终要不要回来是Newt的选择,希望这屎一样的现实世界和那和平世界相比更有吸引力吧。”Teresa带领Thomas他们来到隔壁一个房间里,许多研究员在忙碌,在这房间的一端用一块玻璃隔出了一个房间。房间里面充满了各种不知名的机械围绕着两张床,而Newt躺在其中一个上。

      “很明显,”Teresa叩叩玻璃,“我们现在需要一个人连接到Newt的脑内世界……”

      “我!”Thomas迫不及待地就举手打断了Teresa。

      “……”Teresa眯着眼,露出一个有些微妙的表情,“这可不是什么举手抢答活动,你要清楚这实际上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困在里面出不来了。”

      “我知道,”Thomas坚定地看向Teresa,“但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拯救Newt的机会的。”

      “……过来,”Teresa领着Thomas躺到另一张床,将仪器固定在Thomas的脑袋上,“现在你听我说——设备一开启,你会感到强烈的失重感,这是进入到Newt脑中世界的正常现象,毕竟这时候你的思维已经脱离你身体了。进去以后掏掏你衣服口袋,里面会有一个对讲机……”

      “认真的?对讲机?这简直……嗷!Teresa?!”Thomas嚎了一声,有些艰难地移动自己的脑袋想要看向Teresa,但他明显失败了,“你是把我的脑袋钉在上面了吗?!是吗?!”

      “别乱动!……好吧,好像的确有些紧了,”Teresa调整了一下,“说到哪了?噢哦,对讲机。对讲机很重要,你绝对不能把它弄丢了,你进去之后只能通过它才能自己脱出,如果外界强行脱出的话,”Teresa指着脑袋撇撇嘴,“你本来就很傻了,之后估计都要脑残了。”

      “嘿!Teresa——”Thomas拉长了声音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你这样我会超——级伤心的!”

      Teresa无视了他的抱怨:“说真的,如果对讲机被你弄没了,那你只能祈祷Newt可以想起全部事情愿意把你放出去了。我们这边可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看着你们的心电图发呆了,一切都只能看自己了。”

      “别担心,”Thomas露出个微笑,“我一定会把Newt带回来的。”

      “哈……那你准备好吧,”Teresa让Thomas闭上眼睛,这是Thomas的选择,她能做的也只是祝福他,“祝你好运,男孩。”


评论(1)
热度(33)
© √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