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

【移动迷宫/Newtmas】Awaken From A Dream(梦中苏醒) 04

配对:Newt\Thomas

斜线有意义

Summary:Newt没有死,但他失去了所有关于迷宫的记忆,并且陷入了梦境中没有醒来,Thomas必须要通过唤回Newt记忆的方式才能让他们俩离开,然而梦中的世界正在发生无法预料的变化……


PS:作者废话很多 描写粗糙 

有很多脸红Thomas 微黑化Newt


Chapter 04.

      烈阳之下是比较安全的,除了会让你晒到脱水的危险之外,最大的好处是不容易受到狂客们的袭击,毕竟狂客更喜欢在阴暗的地方呆着。所以夜晚是最危险的,毕竟失去了太阳的照晒到处都是狂客合适居住的地方。

      这次的梦境是在进入“干将”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又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而他们被派出来寻找物资。

      “说真的,还有人记得我们还属于青少年时期吗?”Thomas在车上吐槽说。

      Brenda坐在副驾驶位上,一边擦拭着自己的枪一边无情吐槽:“老天,你该不会还以为你脑袋上贴的标签是‘青少年’而不是‘劳动力’吧。”

      Thomas冲着Brenda的后脑勺做了个鬼脸,而他坐在后座Brenda自然看不见他的小动作,倒是同在后座的Newt发现了。“调皮。”Newt轻轻地弹下Thomas的额头,看到Thomas对他同样做出的鬼脸笑出了声。

      Brenda对此表示不屑并翻了个白眼。

      Jorge停下了车,他转过头:“嘿,小伙子们,车到站了。我和Brenda在车上帮你们看着,小心点。”

      “谢了。”Thomas和Newt背上包,将枪上好膛,谨慎地下了车。

      这个小镇早就变得一团糟,黄沙遍布,房屋破败,充斥着一种腐烂的味道。他们走进了一家商店,肉眼可见的灰尘弥漫在整个空间。Thomas皱起眉头,挥挥手想要散去眼前的灰尘,他抱怨说:“我真的怀疑这还有什么可以用的东西吗?”

      “你要相信防腐剂的威力可是无穷大的,”Newt捡起地上一罐罐头,看了一下标签丢给Thomas,“沙丁鱼罐头,保质期四年。”

      “什么?!”Thomas一脸震惊地看着罐头上的标签,确认它的确还能吃,“难以置信!竟然可以保存这么久!”

      “但人的尸体可不能保存这么久,”Newt扭头看见了前面一扇半掩着的门旁边有具残缺的尸体,还未完全变黑的血液让Newt神经警觉,“小心,Thomas,这里有什么东西。”

      两人摆出防备姿态,放轻脚步向前走去,Thomas缓慢将门推开,微弱的光线照亮了房间,里面情景一览无遗:“储物室,但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他扭头看向Newt,“没有问题——操!”突然从脚踝传来的一阵疼痛让Thomas惊叫起来,那具尸体是狂客,原本闭上的眼睛现在却瞪大着,手上青筋狰狞地抓住Thomas。

      “该死!”Newt冲尸体的手腕开了一枪,巨痛让狂客惨叫着收回了手——这是个信号,本来安静的房间沸腾了,天花板上传来密集的重物碰撞的声音让他们警铃巨响,而在第一个狂客从通风管道掉下来的瞬间,警铃已经到达了嘶喊的程度,他们尽力向外狂奔。

      明明是荒无人烟的小镇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如此多的狂客,足以让人做噩梦的数量。但还不是最糟的,Thomas的脚明显受伤了,不连贯的动作让他没有办法躲避从某处扑来的狂客,他被狠狠地摔在地上,那只狂客嘶吼着而牙齿已经准备对着Thomas的脖颈咬下。

      “不!!!”Newt全力向Thomas冲去,但是赶不上了,狂客的速度太快了,但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子弹快。

      “嘭!”狂客的头被击穿了,顺着作用力整个身子倒向了一边。“快上车!”Brenda举着枪大喊,她不断瞄准射击靠近Thomas的狂客,这让Newt得以顺利将Thomas抱起,他几乎是把Thomas和自己一起塞进车里:“开车!快!”

      Jorge猛踩油门,汽车发出一声长鸣后飞快逃离了这里,以最快的速度。看见狂客被甩在了身后,Jorge松了口气:“男孩们,没事吧?”

      “呃,应该没事吧,我想,”Thomas卷起自己的裤脚,白皙的脚踝上显露出骇人的青色,“他们抓人的力气都这么大的吗?”

      Brenda深表同情:“看来这次是一次失败的探索,我们用一条腿却什么也没得到——”她看到Thomas炫耀般地举起了罐头,“好吧,一大罐化学药剂,真是失望。”

      Jorge轻笑一下,安抚着有些失落的Thomas:“别想太多了,我们对于很多事情都是无能为力的。”

      就像刚刚Thomas被狂客扑倒的时候。Newt没有插入他们的对话,他垂头凝视着自己止不住颤抖的双手,他真的恨透了这种感觉——惊恐、绝望、侵蚀内心的无力感。

      是的,你什么也做不到,你无能为力。周围一切的声音逐渐减弱,只有不知何处传来的低语清晰入耳。

      你保护不了Thomas,他差点就要死了!声音突然提高,尖锐刺耳的声音一针见血:你什么都不能做!你根本没有能力!那个声音一字一字的说着:是你,你害死了Thomas。

      这句话几近让Newt崩溃,眼前一阵晕眩。

      那声音突然又降低了,在Newt耳边蛊惑人心般地私语:但是如果在这的话,你有能力,你可以弥补Thomas。

      Newt的意识随着声音的飘散而消失了,他陷入黑暗,但他不能忘怀。它说:你想要的一切你都可以得到,不是吗……


Thomas发现Newt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正在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嘿,兄弟,你还好吗?”

      Newt深吸口气,抬手揉搓着太阳穴:“不太好,我头疼死了,我想我做了一个不太愉悦的梦,”他停顿了下,皱着眉,“但我不太记得内容了,我睡了多久?”

      “挺久的,你睡了整整一个下午,”Thomas示意下发昏的天空,“在你睡着的时候我们又过了一个小镇,我想再开不久就可以到达第三个小镇了。”

      Newt还在揉着太阳穴企图缓解头疼:“到小镇时找个地方休息吧,你已经开车超过了差不多半天了,你需要休息,”现在每多说一个字似乎都会加重Newt的头疼,他缓口气,“虽然那样可能不太安全,但我这个状态也不太适合开车。”

      “明显地,”Thomas的确很担心Newt的状态,他强迫自己打起精神稍微加快了车速,“赶紧休息一下才是现在最佳的选择。”

      窗外的景色飞快转换着,不同于现实世界的贫瘠,有着十分丰富的植被,这是支撑着Thomas马拉松式开车的重要因素之一。小镇很快就到了,路上却没有丝毫人影,这让Thomas感到很奇怪:“这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规定,比如说天黑后不能上街吧?”

      Newt没有回答,他看着街上的建筑,说:“前面有家旅馆。”

      霓虹灯做的招牌断续地闪着,应该是一家不新的旅馆,最起码很久没翻修过了,看起来不是多数人钟意的选择,但他们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快点休息。Thomas将车停下,两人下车进入了旅馆,前台只有一个长相刻薄的老太坐在那,见到他们也是不太热心地说:“双人房?”

      Newt点头,将钱给放到桌子上。

      老太收了钱,给Newt一把挂着门牌号的钥匙:“上个客人刚退,已经让人去打扫了,你要等一下。”

      “我们上去等。”Newt拿走了钥匙,房间是在二楼,如果按老太所说,让他们难以置信的便是这么破烂的旅馆竟然没其他空置房间了,所有房间都住满了。

      二楼的走廊某一个房间前停着清洁车,应该就是他们的房间。他们走近房间,门是锁着的,这很不对,没有哪个清洁工会锁上门打扫卫生的。Newt耳朵贴近房门,里面没有声响,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他将钥匙递给Thomas,示意Thomas开门,Newt举着枪放弃脚步向内走去,他谨慎地检查着,厕所、衣柜、床底……“什么都没有,这里没有人。”Newt看向天花板,但这里没有通风管道。

      Thomas本能地觉得不对劲,他还是很在意这个清洁车:“什么清洁工会离开自己的清洁车到处跑?”Thomas靠近清洁车,没有反应过来从车底掀开桌布冲出的清洁工恶狠狠地咬住了Thomas的小腿:“操!”

       一声枪响,Newt打爆了清洁工的头,血溅满了Thomas的裤腿,牙齿松开留下骇人的伤口。

      “妈的,妈的!”Newt将清洁工的尸体踢到一边,衣服未遮挡的皮肤上弥漫的紫黑痕迹让Newt窒息。Newt把Thomas扶入房间锁上门,将Thomas的裤腿挽起,布料与伤口分离时让Thomas小声呜咽一声,这让Newt大脑一团糟,他慌张快速说着、近乎要尖叫起来:“必须快点消毒,还有,不对,这是狂客咬的,必须要有血清,不然……”

      “Newt!Newt!”Thomas抓住了Newt的手腕,阻止了Newt的动作迫使他抬头看自己,他看着Newt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着让Newt尽力冷静下来“我没事!我没事,我对这个免疫。”

      Newt的动作突然静止了,他哽住了接下来的话语。

      Thomas是免疫者,但他不是,Newt只是个普通人。

      他突然想起来了,所有的事情——最后的城市、暴乱、血清……他被感染了,他成了狂客,他想要杀了Thomas,他拿刀捅向Thomas的事,全部记忆清晰地涌入他的脑海。Newt突然明白了,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回事。

      “哈……”Newt叹口气,从背包内取出酒精和绷带,“但伤口得要处理,你懂吗?”

      Newt在Thomas的腿上打了一个很完美的结,Thomas像是想起了什么惊叫起来:“如果这么大动静却还没有人有反应的话,千万不要是这整栋楼全部都是狂客啊!我们必须现在就离开这!”

      “不会的,这里很安全,”Newt沉默了一下,将Thomas塞进了被窝里,帮他盖好被子,“你现在必须休息,不要想这么多。”

      长时间开车加上受伤,这让Thomas早已疲惫不堪。完蛋了,这床真该死的温暖!Thomas的眼皮越来越重,他肯定会陷入昏睡般深层次的睡眠了。

      Newt俯下身子,在Thomas耳边轻语:“没关系的,Thomas。我在这里,现在的我可以保护你了。”这低语让Thomas安心,他那好听的声音就像一双温暖的手抚摸着他的耳朵,他很放心地让自己睡了过去。


      这一觉是Thomas睡得最舒服的,老实说前两天他都没怎么睡好,特别是昨天,睡眠严重不足,再加上发生了很多事情,这导致他一接触到床就马上进入了睡眠状态。

       “醒了?”Thomas醒来时就看见Newt已经收拾好东西了,看着Thomas一脸迷糊的样子笑得柔和,“怎么?想再睡一会?”

      Thomas揉揉眼:“不了,走吧。”他清醒后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还是觉得有些许不安,他不敢相信的是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或者是任何狂客对那震耳欲聋的枪声做出任何反应,这种不安在他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放到了最大——什么痕迹都没有了,包括尸体、血迹、还有那辆清洁车,仿佛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Newt见Thomas止住了步伐,很快猜出了他的疑惑:“别担心,只是我打扫了一下,免费的,”他耸耸肩,“我认为让你看到这些太过血腥的事不太好。”

      “真的?”Thomas脑海中不合时宜地想象出Newt系着围裙,像灰姑娘似的忙碌着,这画面看起来有些滑稽,Thomas轻笑出声,这让他心中的不安也释然许多。

      “哦,我甚至不想知道你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Newt无奈地推着Thomas离开了房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新踏上我们的旅程。”

      “OK,OK,我知道了,”Thomas敷衍地回答道,他突然奇怪地发现前台没有人,“那个坐在前台的老太呢?”

      Newt将钥匙放在桌上,催促着Thomas离开:“她或许去上厕所了,不要在意太多,我们得出发了。”

      但这事像猫儿挠得他的心发痒,不止这事,还有整个小镇的毫无生机,这些东西绝对有什么诡异的联系。Thomas突然想起Newt突兀的卫生打扫,为什么他会把那片狼藉打扫得甚至算得上一尘不染?这绝对不仅仅是Newt所说的这么简单,Thomas盯着Newt,他闪过个疑问:Newt是在瞒着他什么?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Newt注意到Thomas的凝视,看见Thomas慌乱挪开视线的样子有些好笑地问道。

      “不、不是,我只是想提醒你安全带没系好。”Thomas凑过去帮Newt扣好了安全带。Newt向Thomas成功阻止了一次违法行为的发生道谢,今天是Newt开车,他强硬地把腿受伤的Thomas摁到了副驾驶位上。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Thomas对Newt的关心感到心头发暖,他这样想到,Newt永远都会对他好的。


      但这还是不能阻止事情变得更加奇怪,老实说,他们是在大概下午四点左右到达城市的,在一个理应很多人出来逛街、到处乱逛的时刻,特别是周末。Thomas透过车窗不断观察着城市里的景象:但这什么都没有,街上没有路人,饭店没有食客,马路上除了他们会动的车一部也没有!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Thomas止不住地又瞄向Newt,Newt却是一脸淡然地握着方向盘,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对周围寂静到诡异的环境没有任何感觉。但Thomas不大适应这个,他坐立难安:“我能打开音乐吗?”

      Newt没有对此表示反对:“如果你想要的话。”从扬声器里穿出来的悠扬音乐让Thomas如释负重,那低沉磁性的男声在深情哼唱着优美动听的旋律,Thomas马上认出来这是Newt常哼的歌,这勾起了Thomas的回忆,他不由顺着旋律轻声唱了出来。

      “我亲爱的朋友你可否知道

      我不能忘记和你在的每一个瞬间,

      像是刻骨铭心般在我的心里。

      随着时间的流逝,

      情感伴随着记忆慢慢变得浓厚。

      我爱你,我的朋友。

      希望我们友谊长存,

      哪怕是在世界尽头,

      我们都可以陪着彼此。”

      Newt专注地听着Thomas的声音,这让Thomas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在间奏的时候停了下来,也是因为Newt只唱给过他第一部分的缘故,Newt不怎么唱起接下来的部分。但是这次Newt接上了,用他那好听到爆的声音。

      “我亲爱的朋友你可否知道?

      我在期待一些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犹如藤蔓扎根于我的脑海里。

      一天天不断地加深,

      看见你的每一刻思绪都在蔓延。

      我爱你,我的朋友。

      并非友谊天长地久,

      自私且深邃的想法,

      我所渴求的永远是你。”

      Newt的声音很轻,但他唱的一字一字清晰地印在了Thomas的脑海里。音乐还在继续循环播放,但他们没有唱下去了,歌手的声音回荡在这狭小的车厢了,就像是什么情景里的背景音乐。


      呃……这就有些尴尬了。Thomas紧绷表情地想:如果没有没理解错的话,这首歌讲的应该是一个人喜欢上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故事?!Newt这是在影射些什么吗??!!!Thomas敢保证如果现在他说话的话一定很多胡言乱语:Please,Please,千万不要现在和我说话啊!

      Newt没有说话,他只是沉默地开着车。

      当然的啦,这只是一首歌。Thomas竟然该死的对此感到失落,好吧,老天!麻烦让我们快点到Newt阿姨家!他可不想继续在这片尴尬中煎熬!


所幸的是,Thomas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悠扬的音乐对于放松还是很有好处的,而他一醒来他们就已经到家门口了,并且把尴尬忘得一干二净:“我们到了?”

      “嗯,就是这。”Newt将车停下,Thomas迫不及待地冲下车,张开手臂深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全身心放松下来。

      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到终点站了。此刻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但Thomas突然注意到这里令人害怕的异常——除了街道边路灯散发的微弱光芒,周围的房子一盏灯都没亮,一点光都没有。

      一阵寒意从脚一直蔓延到Thomas的脑袋,这感觉让他动作僵硬起来,但他发现Newt已经走到了门口,将手伸向门把手。Thomas努力让自己的牙齿不打颤:“Newt!不要开门!”

      Newt停下动作,歪着头问:“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里问题大着呢——!这里一切都太诡异了!在Thomas冲上去想要阻止Newt动作时,Newt已经打开了门。好吧,一扇根本没有锁的门,有谁会在离开家的时候不锁门?!Thomas吞咽口水,他现在害怕打开灯就会看见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四溅的血迹或者是发疯的狂客,虽然这里什么令人作呕的气味都没有。

      突然亮起的光芒让Thomas遮了下眼,Newt打开了灯:“这里很安全。”房间情景一览无遗,装潢十分有设计感,是一个干净很棒的房子,没有任何糟糕的东西。

       “看起来你阿姨不在,我们这样算是私闯民宅吗?”Thomas见Newt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耸耸肩,“好吧,随便了,我们接下来还要将这翻个底朝天呢。”


      其实Thomas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找到什么,他在思考或许他们应该从她的邻居下手,但他还是注意到了什么,而且发现的东西一点都不有趣。

      Thomas站在Newt阿姨的卧室中央,看着墙上挂着的、桌上放着的,甚至是马克杯上印着的,这些照片上都有Newt阿姨,但是……

      “Newt,”Thomas察觉到Newt站在了房间门口,他觉得自己浑身发凉,“为什么你阿姨的照片,全部都没有脸?”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阿姨,我想象不出来她的样子,”Newt笑得灿烂,“在梦中也是一样的。”

      Thomas现在才明白,Newt已经全部都想起来了。


评论
热度(25)
© √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