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
求勾搭。【真心话】

【罗斯阿鲁】论阿鲁巴与战士这份工作的契合程度02

没有脑洞了怎么办(´◑д◐`) ——我马上就想到弃坑了的说(*´ω`*) ※※※※※※※※※※ 02.       【『      、      』嘿嘿嘿,我终于想出英雄的徽章是怎样的了?当当,怎样怎样,帅气吧?】       【好傻啊这种东西只不过是简单的线条好不好啊,麻烦你动动脑子再认真想想再给我看好不好啊】       【真的有这么夸张吗!好歹是我花了一个晚上想出来的啊!】        ……        “罗斯……救救我啊……”很不幸,出师不利的阿鲁巴一下就被宿敌假熊猫给踩在了脚下。        “别在那嚎了,保护勇者不就是战士的职责吗?”罗斯站在一边,悠闲地看着被假熊猫玩♂弄的阿鲁巴还不忘讽刺他,“战士桑真是淫♂荡啊被假熊猫在那玩♂弄还这么开心。”       “才没有那种事实啊!十六岁的少年有你这么毒舌的吗!”阿鲁巴被罗斯的话给噎着了,感觉好羞耻ing。        罗斯站在阿鲁巴面前,蹲下来看着他,满脸笑意:“我说,战士桑,与其在一边吐槽我,还不如想想自己应该怎样把假熊猫给打败吧★”        “诶诶诶!你不救我啊!”你这个负心汉!虽然想这样喊但真心不敢喊出来啊!        “弱鸡的战士桑再不努力就要死在假熊猫手上啦,诶嘿嘿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这人是恶鬼吧!        嘛,最终还是罗斯大大将假熊猫一击必杀,阿鲁巴才得以逃出来。       ……两日后。       “罗斯罗斯,听说附近的村民正在被魔物侵袭,我们去帮助村民吧。”阿鲁巴趴在石头上,看着罗斯。        “不要。”干脆利落。        “诶诶?!为什么啦!明明我们就是正义的伙伴嘛。”阿鲁巴嘟起嘴,有些气鼓鼓地说道。        罗斯盯着阿鲁巴嘟起的嘴,面无表情。        “干……干嘛这样盯着我啊!”阿鲁巴有些心虚地从石头上起来,但还是装作无所谓一样地嘟囔了一句。        呵呵。        罗斯突然灿烂一笑,微微眯起的眼睛中却是闪过一丝危险的神色:“过来。”        “……嗯。”虽然嘴上轻轻应了一声,阿鲁巴却是慢慢地往后退,脸上戒备的神色使他更像一只弓起身子小心谨慎的猫。        “阿鲁巴君,过来一下,好吗(*´ω`*)”罗斯用一反常态礼貌到明显有问题的态度说道,“过来,好吗?”        为……为什么要说两次过来啊←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两次吗(=゚Д゚=)话说你以为你是霸道总裁说过来我就过来,你那种态度明显就是不对劲好吗!还有那个这样【(*´ω`*)】的颜表情是shen me gui啊!明明只有羞涩的女孩纸【其实还有漂亮的男孩子】才会用这样【(*´ω`*)】的表情难道不是嘛?!你压根就不可能和这个扯上边吧(゚Д゚)ノ卧槽卧槽卧槽我都看到你身后的黑色气息了,你你你想干嘛(゜ロ゜)        阿鲁巴僵了会还是投降了,耷拉着脑袋,拖动着腿缓慢地向罗斯移去。       “……嘛,算了,”罗斯又变回了严肃的表情【大雾】,“我又不是什么小气的人。”       阿鲁巴听了罗斯的话,轻舒口气,高昂着头挺直腰板地向罗斯走去。【←过后阿鲁巴才深切体会到这种行为简直是※作大死※】        “嗷嗷嗷嗷嗷嗷!!!!!!我的肾!!!!!”阿鲁巴捂住他的肾,上面只有罗斯像是用尽全力捅下去的小刀,“这怎么回事啊啊啊啊!”        “作案工具哦,诶嘿嘿~★”罗斯像一个迷糊少女一样轻敲了下自己脑袋,再微微吐出舌头。        罗斯你不要这样啊!你这样完全没有可爱剩下的全都是沉甸甸的惊悚好吗(=゚Д゚=)        “我知道是你捅的……话说我没问这个!我们不是队友吗!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Д゚)虽然你不捅我的助骨我很感谢你,但是捅我的肾也是不好的肾可是很重要的啊!!!”阿鲁巴猛地把小刀拔出马上毫不犹豫地丢出去,在血准备呼啸而出之前对自己的伤口施展了个小治愈术。        待光芒散去,阿鲁巴抬起头,就看见罗斯有些呆愣地看着他。阿鲁巴以为罗斯是惊讶于他的魔法,便有些炫耀般地笑笑:“我都说我不是最弱的战士啊w”←原来你还在在意这个吗(゜ロ゜)        “爱被黏糊糊的史莱姆滚来滚去的战士桑,”罗斯毫不掩饰他那幸灾乐祸的情绪,满脸笑意地看着阿鲁巴,“我觉得你要坐牢了(o^∀^o)”        “诶(`Δ´)!”阿鲁巴转过身,看着他身后不远处倒下的人,脑袋上插着的凶器是罗斯的作案凶器。啊不,或者应该说,现在是阿鲁巴的作案工具了【笑】        阿鲁巴目光呆滞地看着那个带着斗篷倒在地上的人,无奈阿鲁巴实在找不出任何词汇来吐槽这个满是笑点的画面。阿鲁巴憋了一会才满脸死色地说:“卧槽。”

评论(2)
热度(12)
© √e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