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
求勾搭。【真心话】

【罗斯阿鲁】论阿鲁巴与战士这份工作的契合程度

04.

我除了说这个是什么鬼还能说什么呢?

各种平铺直叙小学生文笔好吗(#゚Д゚)

一定是我太太太太太久没写作文的缘故【////

反正将就将就吧,这是过度章【注目】

※※※※※※※※※※

       阿鲁巴他们终是见到了露基梅德斯。

      

       罗斯的鲜血飞溅到阿鲁巴的脸上,已有些微冷却的血液却是在他的脸上迸发出一阵滚烫。

       阿鲁巴呆愣愣地看着已经支离破碎的罗斯,脑中却是空白一片,隐约之中只是喃喃轻语一句。

       【对不起,我还是没能拯救你……】

      “阿鲁巴!”克莱尔屁颠屁颠地跑到阿鲁巴家门口,不知疲倦地用力敲打着木门,微有破烂的木门发出一声一声的吱呀声,“快点出来!我们出去玩!”

       但闻声前来开门的却不是阿鲁巴,而是阿鲁巴的妈妈。

       “啊,抱歉呢,”阿鲁巴妈妈有些抱歉地笑笑,眉宇带有丝疲惫,“阿鲁巴他身体还有些不舒服,所以不能出去了呢。”

       “诶诶诶?!”克莱尔扒住门框,努力将身子向前倾,环顾房内,想要寻找阿鲁巴的身影,“阿鲁巴他还没有康复?”

       寻找未果之后,克莱尔只好收回目光,冲阿鲁巴妈妈露出一个粲然微笑:“阿姨,请问能不能让我进去看看阿鲁巴啊?”

      “这个……”阿鲁巴妈妈那一成不变的颜表情也有丝丝松动,但似乎有些难言之隐,还是有些犹豫。

       克莱尔见状,笑得更加灿烂,仿佛自带圣光一样:“阿姨,拜托了。我很担心阿鲁巴的身体啊。”

       阿鲁巴妈妈表示,偶凑这光芒闪瞎窝的眼了,如果不答应的话好好好好像有些小内疚呢……

      “阿姨~求求你……嗷嗷嗷西昂你做什么啊!酷爱放手,好痛的啊啊啊啊(#゚Д゚)”

       西昂用力抓住克莱尔衣服的后领,毫不客气地用力一扯:“嗨嗨,一点都不醒目的草履虫,该走了哟。”

       “西昂!我说,阿鲁巴他还在生病啊,都差不多一个月了耶,你不担心他吗?”克莱尔踉跄地稳住身子,撇着嘴揉着被勒出痕迹的脖子,不满地叫嚷着。

       西昂嗤笑一声,以强大气场【使他好像在】俯视着克莱尔,语气满是威胁:“所以说,该走了哟,克·莱·尔·君。”

       不等克莱尔反应,西昂如变脸般地露出灿烂笑容:“阿姨,如果阿鲁巴可以出来了,麻烦请转告他……”

       “我们森林那边的【神殿】等他。”

        阿鲁巴妈妈看着那两人逐渐远去的背影,伫立许久才缓缓关上了门。

       “没办法了啊……”阿鲁巴妈妈向窗外望去,幽幽地叹口气。

       远处的森林被层层黑雾笼罩着,几只乌鸦在森林上方飞翔盘旋,却在冲入黑雾之后不见踪影,只留下声声凄惨的哀嚎,到处迷茫着一种不详的气息。

       阿鲁巴妈妈走到大厅一个角落,蹲下来撩起铺在地上的地毯,露出来的是一个老旧生锈的铁门。随着铁锈脱落摩擦的声音,逐渐显露出来的是一条阴暗的密道,青石做的台阶上已经有许些裂痕,不止台阶,墙壁上也长了青苔绿藤。有些混浊的水顺着藤蔓滑落滴在石板上的水洼里,发出的声音在这略有狭隘的密道中回荡。

       阿鲁巴妈妈顺着密道继续向前走,密道的最前方是一个与密道的阴森完全画风不同的训练场,虽然是在潮湿阴森的地下,这训练场却是洁净得让人感叹,反着光的青石墙壁,一个巨大的铁傀儡,和一张简陋的石床,单调得有些简陋,只不过墙上那到处都是深浅不一的剑痕有些碍眼。

       “阿鲁巴,你该出发了哟。”阿鲁巴妈妈拍拍在床上盖着被子蜷缩成一团的阿鲁巴,“西昂他们来找你玩了哟。”

       “嗯……等等!”阿鲁巴一下子就清醒了,猛地把被子掀开,“我可以出去玩了?”

       “是哦,”阿鲁巴妈妈微笑道,“西昂他们说在森林那边的神殿等你哦。”

        阿鲁巴急匆匆地坐起身,什么也不管就想往外冲:“妈妈,那我先走了。”

        他才不会说是因为待在这太久除了整天对铁人和墙壁砍砍砍和练习一个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就没别的事干了,在这里简直就是精神污染好伐(=゚Д゚=)

      “等等,阿鲁巴。”

        阿鲁巴停下脚步,转过身:“怎么了?”

      “武器别忘了拿。”阿鲁巴妈妈将阿鲁巴放在床边的剑拿起,递给他。

        阿鲁巴接过那把差不多陪伴他一个月时间的剑时,他有些发愣:“不过是出去玩,为什么……”

      “还有啊,我教你的绝招你有没有记住?”

      “绝……绝招?”阿鲁巴点点头,“记住了啊。”

      “是吗?那,实在没办法了才可以用哦。”

       什么叫做实在没办法了啊,不过是出去玩罢了吧,还有那个绝招……说是什么能使愿望实现的充满魔力的魔法……这种只能骗骗小孩子的伎俩我才不会上当呢哼哼(○゚ε゚○)

       虽是这样想,阿鲁巴还是应了一声,便快步离去。

      阿鲁巴妈妈对着离去的阿鲁巴挥挥手,直至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才慢慢放下。

     “阿鲁巴,我相信你一定能拯救他们的……”

     “毕竟……这是你一直以来的使命啊。”

     “你身上流淌的可是……”

     “勇者的血脉。”

       ……

      即便如此,映入阿鲁巴眼中的是友人倒下的身影,和满地的血色。

评论(1)
热度(11)
© √eight | Powered by LOFTER